御煞_第16章 得意忘象因果生(4k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6章 得意忘象因果生(4k) (第2/3页)

  只是被炙烤的,不再是山中野猪,而是平原上更为常见的半扇黑野牛肉,而在楚维阳的另一手边,一头羊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  立春、雨水二剑意乃是养身的剑意,当然,不是说不能对敌斩剑,只是其中精要更宜养身。

  或许也正是因此,楚维阳也显得不大讲究起来,将这两道剑意的“见血开刃”就如此粗暴的落在了两头野物上面。

  眼见得半扇牛肉炙烤的差不许多,楚维阳身子往前一探,抓着几根骨头,便狼吞虎咽起来。

  一旁箩筐里,马管事看的挤鼻子皱眉。

  “你这……”

  道门玄宗讲求颇多,其中以不食牛羊肉为戒律之一。

  虽说修得了《春时剑》,俨然是一派剑宗编外弟子的姿势,可楚维阳到底出身魔门,又修得了《五脏食气精诀》,这会儿大快朵颐起来,自然是不管不顾。

  当然,对于现在的楚维阳而言,最好的修行方式其实是服食丹药、灵石的“歧途”,但长久以来维持的,愈演愈烈的饥饿感,迫切的需要楚维阳进行这样实实在在的进食状态。

  伴随着咀嚼的,是胃囊空荡荡的饥鸣。

  晋升了炼气期中期的效果是显著的,至少在楚维阳的食量上是显著的——

  在山中奔逃时,楚维阳吃过最多的一顿饭,也不过是一整头野猪肉而已。

  如今只短短片刻的功夫,一头牛一头羊,就全都进了楚维阳的腹中。

  《五脏食气精诀》的运转,在炼气期四层之中到底是有上限在的,此刻,团团充盈的暖流被胃囊丹鼎包裹,终于让楚维阳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,能罕有的感觉到饱腹感。

  抿了抿嘴,许是因此心情大好,楚维阳竟然是带着几分笑意看向马管事的。

  “如今看,剑道的进境需要尽量提快了,我修为进一步,则体内煞炁涨十步二十步!只凭宝丹化煞,赶不及的,需得现有剑意炼煞,一同使劲儿!”

  “别挤鼻子弄眼的,我知道,我没甚么剑道才情。”

  “可这不是有魔门修法的便宜在么……”

  “甚么才情不是才情了?”

  “如今需得想想,这般捷径有没有继续挖掘的可能。”

  “另外,法财侣地,总得想个法子才好,两种宝丹都是极好的,百草破厄丹药性温和,几乎能当糖豆儿吃;龙虎回元丹甚是霸道,可带着进境猛然跃升,但若是没有财源,这样的修法只能是昙花一现……”

  闻听楚维阳之言,马管事也不再挤眉弄眼。

  说起来,能教给楚维阳剑法的人,心里边又有几分在意玄门道宗的规矩?

  做这样的相,一切都不过是为了缓和与楚维阳之间的那点子嫌隙而已。

  马管事比谁都明白,如今的两个人不是师徒,也不是在交朋友,自始至终,自己的性命都被掌握在楚维阳的手中,尤其是当自己发现了楚维阳对于剑意的独特领悟能力之后,某种程度上而言,马管事的存活本身,已经是楚维阳可能存在的危机的一部分。

  早先时的隐瞒,似乎就是这种嫌隙的表征。

  好在因着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马管事再度彰显了他不可忽视的价值。

  如今面对楚维阳的询问,马管事竟然有了几分雀跃,有了几分迫不及待的悸动!

  短暂的沉思之后,马管事开口道:“四时剑法,春时剑起于生机,归于生机;夏时剑起于浑厚,终于浑厚;秋时剑起于杀念,终于杀念;冬时剑起于凝炼,归于凝炼!”

  “只以《春时剑》而言,六道纯正剑意,自惊蛰之后,仍有三剑——春分、清明、谷雨。”

  “春分是剑意之骨,相割裂阴阳,分启先后,得中正平和之意,是春时剑中唯一养神之剑!”

  “至于最后一道,谷雨剑意,便如我前言所道,起于生机归于生机,乃第二道水象剑意,相雨水剑意修行即可。”

  “唯有清明剑意……”

  “事实上,到底诸剑意的修行都是以自身的心意为引,所以六正剑意,其实每人仍旧有着细微不同的。”

  “春时剑中,以清明剑意分歧最大。”

  “有的取其葱翠繁盛之意,认为是春时剑六意中真正的养身最高!”

  “只是这样一来,六道剑意,四道养身一道养神,唯一道惊蛰用于攻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