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封神不正常_第七章 求援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七章 求援 (第2/3页)

每当有人靠近鬼车时,鬼车上附着的九头鸟的神魂就会出现一双漆黑的鬼爪,将他们的灵魂直接拽走。

  要不是同伴撞开鬼车,此刻孟尝早就被拽走了魂魄。

  而夏耕尸,传说是成汤伐夏时,夏桀的部将,被砍头后不死,变成了无头尸,世世代代在巫山游荡,成汤创立殷商之后清剿天下妖邪,也顺手将他封印至了北海。

  无头的尸王,不论你怎么杀他,他都会自动恢复原状,但凡是被他追上的,都会被一把凭空出现的长戈枭首,但凡是被夏耕尸枭首的人不一会儿就会变成新的夏耕尸,只是没有了尸王那种不死不灭的异能。

  孟尝的宝剑已经不敢再用了,锋利的宝剑不敢用来对付这些重甲妖物。

  此时拿在手里的是一把祭祀用的斧钺,斧钺够重,大巧不工,加上开山斩的加成,那些犹如穿着铠甲的甲壳人如纸糊一样,一斧下去,连人带甲稀烂。

  一路上的逃亡,根本没时间来补充血液,孟尝也是越打越虚弱,他并没有开血祭,用的是新出现的技能开山斩,每次释放都会让他感受到体力的流逝,也就是说还特么是一個靠掉血来释放的技能。

  开山斩的出现,也让孟尝大概明白自己技能的由来了,正是在临走前崇应鸾那一句军侯的任命,让他瞬间感受到了体内新技能的出现。

  “尝,我不能和你们一起继续往前了。”临近燕地,澹台钰近前说道:“燕与澹台是世仇,我虽不担心燕伯的人品,但也不好寻求燕伯的帮助,在此地只能和孟尝兄分道扬镳,就此别过了。”

  “也好,澹台兄,此去澹台城还有诸多时日,千万保重。”孟尝也没多想。

  可澹台钰犹豫片刻后提醒道:“尝,此话我本不当讲,自丰壤以来,你我推心置腹,若是不告而别,我心难安。”

  “崇侯是北疆的守护神,我们一直都很敬仰他,但崇侯的脾气……,你身为崇城人,理应比我清楚。”

  “应鸾将军是崇侯最为看重的子弟,此番……,唉,若事不可为,可让崇侯派人来澹台寻我,我愿为你担保,或可保尝弟无恙。”

  说罢,澹台钰便打马错开,往东而去。

  孟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自己当然了解这位易怒的崇侯,若说是保家卫国,崇侯的的功绩是所有北疆人有目共睹的,一直都是孩子们心中的大英雄,可这人就和张飞一样,稍有不爽就会迁怒他人。

  谈不上暴虐无道,终归是不好相处的人。

  不回崇城,自己又能去哪儿呢?父兄和阿母都在,那里有自己的家。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