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封神不正常_第二十章 重振军心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二十章 重振军心 (第1/3页)

  “共工争于颛顼兮,怒触不周。

  地陷倾于天幕兮,难掩涕零。

  鲧婞之以亡身兮,终然夭乎羽之野。

  逐长波之决水兮,生而不惜寸阴。

  凿山石以补其父兮,定九州而传有崇。

  辅商汤以定四方兮,别故乡而辞家亲。

  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燕山之多艰。

  ……”

  喧嚣的夜,连绵不绝的犬吠狼嚎在无垠的荒野放肆高歌。

  静寂无声的崇城联军大营里传来微弱的歌声,渐渐打破了静谧和喧嚣。

  何人在此高歌?

  战兵大字不识,也听不出唱的是什么,只是本能的觉得,歌词里有一股悲伤且壮丽的感情。

  微小的声音逐渐放大,从一人,到两人,到一校,一营,一军。

  直到崇城联军大营内,传彻了此歌声,一遍又一遍。

  身边能听懂的甲士,含着泪给同袍解释着歌意。

  悲伤而痛恨的情绪从联军渲染开来,感怀着每一个想家,思念亲人的战兵和甲士,正如歌中所言,我们辞别家人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?

  看看一路走来的满目疮痍,回去,固然容易。

  可我们走了,过了燕山便是大好的北疆,这些美好,又会怎么样?

  不同人听,有不同的心境。

  此歌赋除了个别词句优雅感人以外,其他词句的水平明显拖了后腿。

  但是民风彪悍的北疆贵族们没有心情去抓歌词的遣词造句。

  别人听到的是守护,是上古时期的英雄故事,是离家的别绪和守护的决意,自己听到的被肆虐屠杀的家乡。

  崇侯虎也听到了,他听到的,是自己先祖的故事。

  上古有崇氏部落曾经的首领,就是鲧。

  鲧生禹,禹立夏,传至今日,几千年过去了,有崇氏传承数千年,崇氏还在,声威正隆。

  看着最初传出歌谣的孟尝校尉营,崇侯虎有些意兴阑珊,老态龙钟的从帐外走了营帐,这一刻的他,仿佛苍老了二十岁,变成了一个甲子老人。

  终究是自己没本事,做不出老祖宗那样的丰功伟业啊。

  “长太息以掩涕,哀北疆之多艰。”

  “皮猴儿欠抽,让你自主行动,你用三皇五帝都行,偏偏要用这些,年纪大了,就是听不得这些让人热血沸腾的故事。”

  这一夜,有人伴着歌声睡的安稳,也有人看着银河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