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封神不正常_第二百九十章 天若有情(合一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二百九十章 天若有情(合一) (第1/3页)

  “哗!”

  天狗等守序异兽哗然,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了陆吾身上。

  陆吾常年驻守在钟山入口,负责看守天门,天门除了是出山海的大门,同时也是钟山的大门,平日里都是他代传烛龙尊者的很多指令。

  若是烛龙尊者有什么变故,他应该是第一个知道。

 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,陆吾从未提过此事,加上时间的法则一直都在生效,冻结着他们的时间与寿命,所以才一直都无人问津尊者的情况。

  “陆吾,大羿说的这些话,你是不是需要给予大家一个回应?是或不是,总要有一个说法。”

  天狗阴沉着脸色,有些烦躁的问道。

  陆吾的沉默,更像是一种默认,让所有异兽,无论是尊者还是其他异兽,都有一种猝不及防的错愕。

  “哈哈哈,没想到陆吾兄弟也喜欢和大家开玩笑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别闹了,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陆吾,你快说话啊,烛龙尊者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?是不是尊者在闭关?又或者不在山海之内?”

  邹吾状若疯魔,仁兽都顶不住这么强烈。

  其他的异兽也纷纷发声,可随着陆吾低下头的动作,还有保持沉默的样子,他们的心也随之沉到了谷底。

  陆吾代表着诚信与高贵,他不会说谎,所以只能保持缄默,既不确认也不否认。

  可有些时候,沉默的本身就是一种默认。

  “这怎么可能?烛龙啊,那可是钟山之神,掌阴阳之变化,言出法随,法则相伴,最强大的先天神明,旁人莫说是杀他,想在手底下活命都是奢望,是谁算计钟山神?”

  “钟山之神不死不灭,谁能在鲲鹏尊者的体内世界,越过鲲鹏尊者的感知,去伤害到另外一位顶级的尊者?”

  九尾狐也愣住了,嘴里呢喃着呓语,若是烛龙尊者有变……

  她两条尾巴又算得了什么,就连她自己,都远不如烛龙的安危重要。

  山海这一片残破的世界之所以能艰难的运行,全亏两位尊者施为。

  鲲鹏吞下大陆的碎片,以庞大的体内空间转化为小世界,维持着大陆的不完整运转。

  同时他和烛龙出面,又与先天神灵、人族约定,以身堵住北海眼,借此为异兽争取缓和的时机。

  而烛龙尊者,定住时间,让弱小者的生命定格,让强大者去探寻一线生机。

  如今空间还在,可是时间却所剩无几。

  尊者不死不灭,可异兽们会老会死,这是一片残破的世界,根本不足以支撑异兽再出现新的尊者。

  孟尝当初进入山海世界还遇到过普通的野兽,这些都是未定格前,异兽们繁衍的物种,第二代勉强还能继承一些异能,越往后则神异越是所剩无几。

  到了最后,这些曾经在远古时期称王称霸的异兽血统都将会化成凡兽。

  这也是九尾妖狐为何在生死决战时,依旧要死死护住青丘国那些狐子狐孙的根本原因。

  不仅仅是九尾妖狐,其他的异兽同样也如此。

  一想到自己未来的后代会蠢如豚,会变成痴痴傻傻的模样,他们就觉得不寒而栗。

  如果没有时间的定格,一切都将回到昔日不堪回首的退化史,回到无法完成生命跃迁的停滞期。

  弱小时期发生的故事,他们可以回忆,但是绝对不会想要再体验一次,由奢入俭难!

  “时间依旧会在此件事了结之后进入定格,尔等无需担心!”鲲鹏空灵的声音响起,这些陷入绝望恐慌的异兽这才慢慢缓过劲来,重新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,只是心底那一抹忧愁,挥之不去!

  哒哒的高频声音响起,天空中没有白云的蓝天,也重新恢复了原本的平整。

  虚空中出现一团团粉色的墙壁,一股凭空而生的托举之力,将先前倒灌而入的海水贴合在粉色肉壁之上,肉块宛如蠕虫一样,将海水全部吸收,然后朝着上方不停的蠕动、挤压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震天巨响,北海海面出现一道来自海底深渊射出的水柱,水柱不停的攀升,飞至中三天的高空,尔后飞溅成冰珠与冰雹,又重新化作雨夹雪,洒向了大海。

  解决完苍穹破碎和海水倒灌的问题后,只见无数土块重新从深不可见底的地底悠悠上浮,细小的土块与尘埃重新强行粘连,吸附在原本属于它们的位置。

  一切都好像被鲲鹏无尽的威能恢复成了他原本的模样。

  只是青山荒芜,绿水断流,山川易位,河流改道,终究只是形象上的贴合,而非时光倒流。

  死去的人和异兽,依旧染红了四荒四外,死者也无法复生。

  大羿饱含着杀气的眼神仙露出一丝忌惮,拱手对着苍穹诚恳的致歉:“不论如何,终究是羿孟浪了,为鲲鹏尊者带来诸多烦扰。”

  “羿深感歉意,愿自困于钟山天门前,为山海守好大门,以作补偿!”

  重力束缚才刚刚消失,九尾妖狐本来还沉浸在烛龙尊者的消息之中,反复的在演算大羿问话的真实性。

  此刻听到大羿提出的要求,九尾妖狐勃然大怒,四蹄狂奔,疯狂的扑向大羿。

  重力重新降临,呈现飞扑姿态的九尾妖狐,又被鲲鹏尊者直接摁在了泥尘之中。

  “你放开我,尔等听听他在说什么?自困天门?他哪里是想要惩罚自己自困?他是要把我们都堵死在这個残破的世界!”

  “而且,他这次做的这么过分,画地自牢就能算做赔罪?”

  从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